用戶名密碼
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
搜索
國海富蘭克林基金徐荔蓉:短期市場窄幅震蕩,看好銀行消費光伏行業
來源:國海富蘭克林基金



國海富蘭克林基金徐荔蓉:短期市場窄幅震蕩,看好銀行消費光伏行業



  8月A股行情猶如過山車,上證綜指雖然在低見2733.92點階段新低后逐步企穩,但最終仍未能收復2900點整數關口。2019年交易時間僅剩4個月,A股又將何去何從?


  “9月預計較為平穩,四季度波動可能會加大。”近日,國海富蘭克林基金投資總監徐荔蓉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時說,A股短期走勢預計偏震蕩,但波動幅度不會太大。


  從較長時間維度看,徐荔蓉仍對市場保持較為樂觀的看法,“我們很有可能是站在一個長期牛市的起點,而且很有可能是股債雙牛的格局。”


  展望未來4個月的板塊表現,徐荔蓉較為看好3個行業,分別是:銀行、光伏和大消費。


  徐荔蓉認為,銀行是經濟平穩增長環境中非常受益的行業,“銀行類似于一個宏觀經濟的資產配置專家,2015年供給側改革之后,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得到極大改善,從以偏周期性的傳統行業為主的貸款配置,轉變為新興產業的配置,選擇方向更清晰。同時,這幾年來銀行資產質量得到提高,盈利收入逐漸改觀,壞賬率下降,不良貸款余額穩步下降,撥備覆蓋率大幅上升。但銀行股的估值還在歷史底部,整個行業市凈率不到1倍。市場對銀行股有思維慣性,認為這是一個宏觀強關聯行業,對銀行嚴重低配。”


  “光伏正在從一個強周期行業變成一個偏成長的行業,需求穩步提升。”徐荔蓉看好光伏行業的原因是,過去十年,光伏是靠國家補貼的行業,現在已經達到了平價上網,靠需求自然驅動,全球需求非常旺盛,變成了偏成長的行業。


  關于消費股,徐荔蓉認為,宏觀經濟波動率下降,消費占比逐步上升,現在GDP增量中約78%由消費貢獻,存量GDP中也有54%來自消費。“很多消費品行業增長趨于穩定,一些公司品牌逐步顯現,有正確的戰略、良好的資產和優秀的管理層,逐步發展為龍頭。消費品公司短期估值略貴,但如果成長性沒有發生改變,估值到明年可能會被消化。”


  關于科創板,徐荔蓉預計,未來5-10年,科創板中一定會產生一些很好的公司,會產生長期牛股,此外,科創板的賺錢效應也會為A股帶來溢出效應,令更多資金關注A股,這些都是不可忽視的利好因素。但短期市場情緒較熱,漲幅遠超預期,未來市場情緒可能會有一個回歸的過程,需要較長的時間來消化估值。


  徐荔蓉具有22年的證券從業經驗,擔任基金經理近13年,多年來一直戰斗在投資第一線,現任國海富蘭克林基金副總經理、投資總監、研究分析部總經理。


  在徐荔蓉的投資體系里,非常注重自下而上選股,如果沒有好公司,寧可放棄行業。同時,徐荔蓉偏好逆向投資思維,喜歡在被市場忽視的地方挖掘機會,尋找預期差。


  徐荔蓉比較認同“GARP”(Growth At Reasonable Price)策略,即“合理價值成長策略”,既考慮價格因素,又考慮成長潛力。


  徐荔蓉說,作為選股型的投資者,自己會看1至3年的基本面情況,看其能否提供合理的成長、有沒有合理估值。合理估值的定義是較為動態的,根據不同公司、行業、歷史估值去具體分析。


  在選股上,徐荔蓉對財務報表和管理層比較重視,因為如果希望投資周期長,觀察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和現金流量表非常關鍵,能夠降低犯錯的概率,增加找到好公司的概率,另外,要積極傾聽市場上相反的意見,避免思維的盲點、錨定效應。


  以下為澎湃新聞記者和徐荔蓉的對話節選:

  

  1.從現在看到年底,對市場的一個整體判斷是怎么樣的?


  徐荔蓉:中長期看,我們還是保持比較樂觀的看法,我們很有可能是站在一個長期牛市的起點,而且很有可能是股債雙牛的格局。未來十年間,我們相信能看到上證綜指創新高。
短期來看,我認為市場可能更多會是一個偏震蕩的格局,但波動幅度不會太大。9月預計會較為平穩,四季度波動可能會加劇。市場震蕩加劇更多地由外圍利空因素擾動導致。
如果未來美股見頂,發生一次比較大的回撤或是危機,下調幅度超過20%,那么這種沖擊通過港股市場傳導到A股,對于A股心理上和傳導上的沖擊,可能也是一個比較大的風險。


  2.中長期看好股市的原因是什么?


  徐荔蓉:從較長周期看好中國股市,有三個核心原因:


  一是中國經濟進入穩增長階段,在比較平穩增長的經濟環境中,一些資產負債表健康、公司管理戰略正確、資產質量較高的龍頭企業,有機會獲得超過行業平均的增長速度,并且市占率持續擴大,這是支撐股市長期走牛的基礎,有望為投資者提供更多優秀投資標的。


  二是從股市流動性看,未來方向非常明確,國家政策對股市的定義上升到一定高度,我國融資結構將從間接融資為主向直接融資為主轉化;另外,從居民資產配置的角度,房地產未來將不再是能夠提供巨大回報的市場,未來居民財富從房地產市場向股市轉移將是大趨勢,將為股市提供較為充分的流動性。


  三是外資在中國市場的配置才剛剛開始,目前外資對A股顯著低配,從數據上看,外資對中國股市的投資比例不足A股總市值的3%,而這一數字在印度市場是21%。我國GDP占到全球GDP的15%,未來隨著A股被納入MSCI等國際指數的比例不斷提升,流入A股的外資規模將會呈現數倍增長。


  在GDP穩定增長的環境下,會誕生越來越多好公司,再加上流動性給予足夠支撐,我們可以更大膽一點說,拉長時間看,我們正站在牛市的起點。


  3.從現在到2019年年底,哪些板塊最有投資機會?


  徐荔蓉:在當前市場環境中,會重點關注銀行、光伏、消費這3個行業。


  銀行是經濟平穩增長環境中非常受益的行業,銀行類似于一個宏觀經濟的資產配置專家,2015年供給側改革之后,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得到極大改善,從以偏周期性的傳統行業為主的貸款配置,轉變為新興產業的配置,選擇方向更清晰。同時,這幾年來銀行資產質量得到提高,盈利收入逐漸改觀,壞賬率下降,不良貸款余額穩步下降,撥備覆蓋率大幅上升。但銀行股的估值還在歷史底部,整個行業市凈率不到1倍。市場對銀行股有思維慣性,認為這是一個宏觀強關聯行業,對銀行嚴重低配。


  光伏正在從一個強周期行業變成一個偏成長的行業,需求穩步提升。過去十年,光伏是靠國家補貼的行業,現在已經達到了平價上網,靠需求自然驅動,全球需求非常旺盛,變成了偏成長的行業。


  消費股方面,宏觀經濟波動率下降,消費占比逐步上升,現在GDP增量中約78%由消費貢獻,存量GDP中也有54%來自消費。很多消費品行業增長趨于穩定,一些公司品牌逐步顯現,有正確的戰略、良好的資產和優秀的管理層,逐步發展為龍頭。消費品公司短期估值略貴,但如果成長性沒有發生改變,估值到明年可能會被消化。

  4.銀行股在A股市場上的價格目前大多較H股有所溢價,這是否意味著港股市場上的中資銀行股更有估值優勢?


  徐荔蓉:這個問題對個人投資者和對機構投資者可能是不一樣的。


  作為機構投資者,假如想在短時間內建倉一只個股,但這只個股在港股市場只有10億元的成交量,A股市場卻有40億元的成交量,那么在A股市場一天就能完成建倉,如果A股相對于H股溢價在10%左右,那么可能還是會買A股銀行股。


  對于個人投資者來說,長期來看國有大行H股可能有一定的儲蓄替代作用,不僅有分紅收益,也有可能獲得估值收益。


  5.對保險股和券商股怎么看?


  徐荔蓉:對于保險股,長期我們是非常看好的,但現在有一定的疑慮,“相互保”的發展非常迅速,現在已經有8000萬的用戶了,只是受到一些政策限制,改做了寶貝的“寶”。這類產品未來怎么發展還有待觀察,對于保險股可能是一個潛在的隱患。


  券商股,總體來說是賺β的公司,是跟股市的活躍度密切相關的,我們更看好具有金融科技特征的公司。


  6.消費的細分領域也很多,例如白酒,能說說對這些行業的看法嗎?


  徐荔蓉:我們過去認為白酒周期性比較強,這兩年有一些調整,認為其消費屬性有所增強。從長期來看我們非常看好白酒行業龍頭公司的前景,但短期市場情緒,包括對未來的預估,我認為已經飽和了,向上的空間不大,所以目前對白酒偏謹慎,我們會更耐心地等合適的買點出現。


  消費行業里我最看好的是一些小行業的龍頭公司,一些小行業可能并不一定很出眾,不像白酒路人皆知,但是它里面有些公司做得很好,市場空間也還很大,市值空間和公司的收入、利潤空間也都還很遠。


  7.如何看待科創板的投資機會?


  徐荔蓉:未來5-10年,科創板中一定會產生一些很好的公司,會產生長期牛股,科創板的賺錢效應也會為A股帶來溢出效應,令更多資金關注A股,這些都是不可忽視的。但短期市場情緒較熱,漲幅遠超我們的預期,未來市場情緒可能會有一個回歸的過程,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來消化估值。


  8.近兩年,一批龍頭A股公司股價不斷創出新高,市場將其稱之為“核心資產”,你認為核心資產是否估值過高呢?


  徐荔蓉:作為股票投資者,買不買某只股票,要看我們的投資周期,看未來1~3年基本面的發展是否是向好的,還有買入時的估值是否合理。我們希望投資有成長性且估值合理的公司。判斷估值不能機械看數據指標,而應該根據不同公司和行業的特性來判斷,同時,縱向跟歷史平均水平比較,橫向跟國際上同類型公司比較。


  如果從十年投資的維度看,一些股票現在估值并不算貴,如果短期市場情緒過熱上漲過高,可以稍微減掉些倉位,未來以更好的價格買回來,但這并不代表他認為這些公司已經漲到頭了、市場風格要轉換了。


  就算站在博弈的角度,那些跌得多的所謂成長股,估值也不一定便宜,因為它們的盈利也下降了。更好的邏輯是我們應該去分析那些漲得多的公司,看其基本面、估值、投資者結構等各方面,能否支撐未來幾年繼續持有;同時,我們也在研究那些跌得多的股票經營是否改善、未來有沒有成長機會。


  9.會通過哪些指標判斷市場?選股的方法和邏輯是什么?


  徐荔蓉:我非常注重自下而上選股,如果沒有好公司,寧可放棄行業。同時,我偏好逆向投資思維,喜歡在被市場忽視的地方挖掘機會,尋找預期差。


  我比較認同“GARP”(Growth At Reasonable Price)策略,即“合理價值成長策略”,既考慮價格因素,又考慮成長潛力。作為選股型的投資者,我們會看1至3年的基本面情況,看其能否提供合理的成長、有沒有合理估值。合理估值的定義是較為動態的,根據不同公司、行業、歷史估值去具體分析。


  在選股上,我對財務報表和管理層比較重視,因為如果希望投資周期長,觀察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和現金流量表非常關鍵,能夠降低犯錯的概率,增加找到好公司的概率,另外,要積極傾聽市場上相反的意見,避免思維的盲點、錨定效應。


  10.作為公司投研負責人,你在管理團隊方面有哪些經驗分享嗎?


  徐荔蓉:基金經理在投資過程中,既要守護能力圈,也要保持適度的靈活性,基金經理其實就是在偏執和靈活之間找到一個平衡度,不同基金經理因其背景、經驗的不同,平衡點也不一樣。


  國海富蘭克林基金投資團隊在過去價值風格顯著,在2015年上半年市場暴漲階段表現并不是很突出,我當時反思是哪些地方與市場有偏離、是不是對新興產業機會的把握不足,所以提出要拓展能力圈,但后來發現并非如此,一些所謂的成長股由于估值太高,最終高位暴跌。這幾年來我一直在思考,發現有兩點很重要:一是基金經理要守護好自己的能力圈,不熟悉的領域不做,不懂的公司不買;二是要持續學習、進步,不能“一瓶茅臺喝到飽”,固步自封。


  有些基金經理很偏執,就喜歡投某個行業,但這幾年成功了,過幾年又失敗了,類似冠軍魔咒;也有些基金經理很靈活,市場什么熱就買什么,價值、成長一把抓,號稱‘快刀手’,但最終也沒有獲利多少。我認為,一個合格的基金經理需要在這兩個極端之間找到平衡點,因為股票投資是一件非常主觀的事情,需要一定的執著和堅持,同時也要有認錯能力,保持適度靈活。


  11.最欣賞哪位投資大師?


  徐荔蓉:我比較欣賞投資大師彼得·林奇,他身上有幾個特質值得學習,一是足夠勤勉,二是視角很寬,三是獨立思考。巴菲特的方法對長期資金和長期投資很有借鑒意義,但彼得·林奇的方法更適用于管理基金,因為在國內管理開放式公募基金,我們更多將自己定義為中期投資者。



2019年9月16日


黑龙江11选5前三组跨度走势图